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篮球 > 正文

反核热潮汹涌 台湾核电产业何去何从?

未知 2019-10-20 09:59

  核四的爸爸、祖父、曾祖父:核三(1984年商转)、核二(1981年商转)、核一(1978年商转),如果以一般核电厂40年的寿命来算,他们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耆老,也是国民党一党独大时代遗留下来的老东西。政党轮替后,视核能为寇仇的民进党,两眼紧盯着正在兴建的核四厂不依不饶,却对核电三个老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这老三厂才得以在两党夹缝中存活,继续老骥伏枥,提供了台湾五分之一的电源,对三十年来的电价、物价稳定与急速工业发展所需,默默做出他们卓越的贡献。

  而这个新核四发电厂,虽然按照比前三个老厂更先进、更严格、更耐震、更安全的规格去打造,也经过岛内外专家们用科学方法进行多年的评估与论证,都认为安全无虞,却有某些不学无术的名嘴、命理师铁口直断,说他命中带衰,非得趁他还没出世前把它给做掉了,否则长大后一定会克死一大票人。有些崇日派则认为,日本这么进步伟大的国家,福岛核电厂都经不起地震考验,落后日本一大截的台湾,土洋拼凑出来的核四电厂,哪经得起一点折腾?

  讽刺的是,一向被崇日派人士认为远比台湾更科学、更先进、更一丝不苟、更谨慎小心的日本,明知道自己国土就位在亚洲最严重的断层带上,却早在1963年建造了第一座核电厂,比台湾核电一厂早了15年。日本3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讫今五十年总共建造了57个核电电厂,平均每一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就有1.5座核电厂,69个反应堆(平均一个核电厂有4到6个反应堆)。如果按照反核人士的逻辑,整个日本不就坐落在核子反应堆上,随时有可能因为地震而被核爆炸得亡国灭种,不是吗?如果因为担心地震或人为错误就要彻底废核,日本难道不该比台湾还更要紧张一万倍?日本人是否更得拼着老命立刻废掉所有的核电厂?

  核能是一门科学,驾驭得好,可以造福人类,驾驭不了,就有可能被反噬。这就跟飞机一样,飞机制造得好、航道管理得好,开飞机技术好,保养维修得好,就以给人类带来无限便利;如果飞机制造不佳、航道管理不善、飞行员训练不足、飞航技术不好、保养维修又不到位,就有可能造成严重飞航事故甚至造成大批人员死伤。但是如果因为担心飞航不安全,有可能造成大批人员伤亡,就不准飞机飞上天,是不是有点矫枉过正?有些反核人士拿出过去核电厂的内部维修记录来证明核电厂不安全,不就正像拿出每部飞机的维修记录来证明这部飞机不安全?请问,那部飞机不需要定期维修不需要换零件?

  遗憾的是,核能与核安在台湾,已经不再是一门科学,它已经被政治人物操作成了一个政治议题、民粹之争。也就是说,核能安全已经被当成了宗教信仰,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挺核与反核两派之间,已经没有共识、互信或交集,除了互相攻击、互喷口水,互相泼粪之外,即令找了岛内外一流专家来评估,都无法让另一方信服。一旦科学之争被政客操作成政治议题、民粹之争,就再也无法理性沟通。朝野之间,除了政治算计、国会攻防、选票计算之外,人民的福祉,似乎已经不再是政党与政客最关心的事。

  这就跟去年美国牛肉进口事件一样,即令有关单位拿出科学证据、外国检测标准,都无法让在野党与支持者信服。执政党提出一个通行的微量检标准作为把关依据,在野党却坚持一定要零检出,否则是不依不饶。又是公投、又是游行,再加夜宿立法院五天四夜,完全是意气用事对着干,那里还有理性的讨论?最后呢?联合国的标准一出,在野党立刻弃甲卸兵、没有了声音,让支持者觉得被民进党狠狠耍弄了一番。这次的反核、挺核之争,不也是一样?执政党用核安评鉴结果作为能否商转的依据,在野党则要求立即停建零商转作为反制,没得商量,并准备采用游行、抗争、罢免等焦土抗争的老戏码,让台湾继续虚耗在无止境的内斗上。

  台湾追加核电400亿预算惹争议

  台湾行政院要求台电将提出的核四追加预算为最后一次,而传出将于6月才能完成估算工程预算,并约在300、400亿元左右。对此台湾太阳能业者表示,在此金额数据上早已可盖好几座太阳能电站了!

  为使太阳能产业打开出海口,行政院去年8月释出计划国发基金100亿元协助业者争取或承接海外电厂标案。此金额仅为核四预算的三分之一,且业内人士估基于台湾电池产能规模达6GW以上,100亿元估仅能承接100MW标案,且中美晶董事长卢明光更指出,平均分担来承接小电厂案件对于整体产业象征意义仍大于实质意义。

  名列全球前十大的太阳能电池业者主攻海外市场对于上述政策抱持正面态度,但若就公司根基台湾而言,核四追加400亿预算光是对照着国硕台南学甲太阳能电站造价约在8000万元左右并有银行融资,核四所追加的预算早就可以盖好几座月产万度电规模且干净安全的太阳能电站了!

  新阁揆江宜桦上任后释出台湾的能源政策义无反顾的走向,除了再度点出了去年陈揆任内的能源政策与价格调涨的势在必行是众人心里有数也将建立沟通核能与核安的党政沟通平台,对于核四正式商转时间并未拍板。但已要求台电将提出的核四追加预算为最后一次,以后不得再追加。

  台湾民众上演快闪行动反对核电建设

  据台湾媒体报道,从提案到兴建,走了33年的核四,如今已到存废关头。马当局宣布启动核四公投,行政院长江宜桦更以下台与停建对赌。

  日本福岛核灾即将满两年,引爆全民对核安的疑虑;在蓝绿之外,名人纷纷搭上反核列车,3月9日的废核游行吸纳过去不曾有的公民力量。此波反核将有何种局面?

  今年1月18日,反核电团体在经济部大门前示威,诉求核四立即停建;但就在这场示威的前两日,200名苗栗县民组成的反风车自救会,也夜宿能源局,抗议风力发电带来噪音,要求撤销厂商在当地开发风电的许可。

  近几年,在经济部前抗议核电、抗议风力发电的团体从没消失过。当局迟未能解决核四存废问题,却也没能放开大步推动风力发电等替代核电的能源,电从哪里来?台湾缺电、涨电价的实际恐慌,从没解决过。

  如今,在社会出现前所未有的反核高声浪之际,当局却突然要民众公投决定核四存废,形同要民众公投决定:处在十字路口的台湾能源政策,到底要往何方。

  能源局与台电公司目前已重新全面评估,核四不商转的代价。

  说实在的,台湾是个能源缺乏的小岛,从农业社会进步到工业社会,能源日益短缺。用核能取代进口石油、液化气、煤炭,是个不得已的选择。如果能源足够应付工业化发展的需要,何须砸大钱来建核电厂?从三十年前兴建核电厂至今,已经提供了台湾20%的能源。没想到,为了赢得即将到来的五都选举及2016总统大选,民进党几位头头,竟然把核能当成了人民大敌,还大言不惭的说,兴建核电厂,是这一代人所犯下的错误。并把废核四当成未来选举议题的主轴,不惜在国会进行焦土抗争。

  这个多灾多难的核四,从1999年动工,原定2011年商转,总经费已经投入三千亿,却因为民进党的非核家园主张一再杯葛,现在已经成了台湾最贵的烂尾楼;每停工一天,就多损失一亿。即令台湾经济不景气、负债累累,政府还勒紧裤带投入三千亿,现在似乎全打了水漂,却没人感到心疼,十足的败家子行径!这三千亿可都是人民的血汗钱,这些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择手段的政客们,宁可看着核四厂成为烂尾楼,也不心疼停工造成的名誉损失与违约金,等于是把大把大把的钞票往窗外丢,难道他们的心不是肉做的?

  反核家园大联盟执行长斩铁钉钉地说:台湾根本不需要核电,也不相信没有核电电价就会涨。不知道他的根据是什么?难道那些核能专家、经济学家都比他蠢,所提出的数字与建言,都比不上这位执行长的铁口直断?如果再多的科学证据、财政数字都无法说服民进党政客与那些反核人士,我们建议不妨采取下列几项措施:

  其一、立即让位于恒春的核三厂停机,只靠当地的水力、风力、火力发电;也就是说,台电对南部绿营执政县市减少不多不少二十趴的供电量三年,直到下次总统大选为止,看看民众的接受程度如何?实验看看是否真的可以不需要核电也不用提高电价?是否当地的农渔工业完全不受影响?如果证明反核家园大联盟执行长所说的是对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放心地将其他核电厂一一关闭,投给民进党总统候选人一票,让他们实现他们非核家园的主张。否则,就投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一票,让核四得以完工商转。

  其二、向核电厂世界第三多、又位于严重断层带上的日本取经,找出废核的最好方式,或一起合作寻找更好、更干净的替代能源,又不需要提高电费,又可以维持日本的经济所需,也可以让台湾达到如苏贞昌主席所说的4%GDP经济成长率?

  其三、与其把三千亿人民血汗钱丢到太平洋,把核四变成最昂贵的烂尾楼,何不继续完成硬体建筑后,却暂时不把燃料棒插入核子反应炉进行商业运转。好处是这是两派人士的妥协底线,另一方面如果那天石油煤炭因为天灾或人祸而无法继续进口,随时可以将储存或进口的燃料棒,插入反应炉发电,让台湾可以不因石油、煤炭、天然气严重短缺而造成民生凋敝、经济崩溃、困坐愁城。

  其四、朝野两党与其在国会里焦土抗争、拿钱不干事,何不订出一个十年废核的计划,每年减少供电至少二趴,并让核一、核二、核三在五到十年间按照其规定年限陆续除役,最后总共减少二十趴,就可以完全废除核能发电,实现废核家园的终极目标。也就是说,无论下一、二任总统由谁来当,都得继续完成这个十年废核的计划。要不要增加电费、要不要发展替代能源、要不要强迫全民减少用电量、牺牲冬暖夏凉的舒适生活、要求各行各业减少用电,由执政者决定。如果民众都能支持,中小企业、餐厅摊贩都能配合限电,经济又能持续4%以上的成长,那么废核大业,就可以在十年内水到渠成。

  我们要呼吁朝野两党与反核挺核两派人士,少些情绪化对抗,多些理性思考。不妨用十年时间来证明,没有了核电,台湾依然繁荣兴盛、国泰民安。如果台湾果真如此经得起考验,谁曰废核不宜?反之,就得在通过核安检测的前提下全力支持核电,不再说三道四。但是如果朝野政争的结果,决定立刻停建核四,将其变成最贵的烂尾楼,狠心地把三千多亿丢到垃圾桶里,台湾人民也只能自认倒楣,继续勒紧裤带,谁叫咱们选出这样的混蛋政客。但是如果那天突然因为国际局势丕变让各种天然能源无法进口,那时连作为备胎的核电都无法进行运转替代时,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标签